健身動起來

跌落半生,乔丹那记The Shot差点毁了他一辈子

跌落半生,乔丹那记The Shot差点毁了他一辈子

这张图,乔帮主的盖世神作,The Shot

但我想讲的并不是关于乔丹的故事,而是关于他身前防守的那名球员——克雷格·埃洛

跌落半生,乔丹那记The Shot差点毁了他一辈子

也就是The Shot之后经典庆祝背景中的那个人,那个在左下角踉跄的球员。

1989年的东部季后赛首轮第五场 骑士队与公牛队相遇。

克雷格·埃洛正是骑士队的一名球员。他是一名1983年的新秀,在第三轮才被火箭队选中,生涯前三年他几乎没有什么上场时间,之后被交易到了克利夫兰。他是一个典型的锋卫摇摆人,长手长脚,弹跳也不错,三分线外和防守端是这个留着一头飘逸金发的家伙活跃的地方,他的灵活性为当时的骑士队带来很好的化学反应。

其实,那一天埃洛表现得不错,虽然比赛里崴了脚,但全场他还是拿下了24分,并且命中了最后的几个关键三分球,帮助球队在分数上保持着领先。

“那场比赛最后的两分钟是我生涯里季后赛中表现得最棒的时候。”埃洛说道。

没错,对像他这样的一名角色球员来说,这样的表现堪称完美。赢下这场比赛,骑士队就可以跨过公牛挺进第二轮。

然而,这一高光时刻只惊艳到比赛还有3秒结束时便戛然而止。

最后时刻,乔丹将比分扳至99比98,公牛队暂时领先,留给骑士队6秒钟的时间,此时,埃洛先是发边线球传给南斯,然后摆脱克莱格霍奇斯的防守,接回传球后还在空中躲过了乔丹的协防封盖上篮得手。

进球后,公牛队叫暂停。队友普莱斯没有向替补席走去,反倒是先冲过来给了埃洛一个英雄式的拥抱。不过,比赛还并未结束。“我们留给了对手3秒钟的时间。”埃洛说道。

没错,他们留下了三秒钟时间,而他的对手,是被称为篮球之神的男人,迈克尔乔丹。

暂停结束后,每个人都知道埃洛所对位的家伙会在罚球线附近接球出手,所以他决定过去给对手一点威慑,“乔丹先生,我可不会让你得分的。”操着德州口音的埃洛对乔丹挑衅道。“我觉得我可能会扰乱一点他的心绪。”然而,听闻此言的乔丹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,回想到这时,埃洛有点后悔当初那么说,要是那个时候我叫他迈克尔可能会好一点吧。

主帅威尔肯斯布置南斯放弃发边线球的布拉德塞勒斯,转而去帮忙干扰乔丹接球,而埃洛此时正挡在乔丹的左后方,后来他自己也承认,这个站位太缺心眼了,使得乔丹在急停跳投之前的突破非常轻松。“我不是滑动过去防守的,我是跑过去然后正面面对他。”埃洛回忆道,“我从侧面跳起封盖时,只是用手挡住了他的脸。可就在我飞过时,他在那一瞬间悬空了。”

接着乔丹在距离篮筐4.7米的地方得分,然后摆出了他那个著名的跳起挥拳的庆祝动作。但,巧合的是,此时埃洛正巧因为起跳后的惯性和失败的沮丧而跪倒在边线处,再加上一位机智的摄影师精确地将这个场景抓拍下来,于是就有了那张看起来好像乔丹一脚把埃洛踢翻在地似的商业海报。那幅画面除了乔丹和埃洛的情绪对比,还形象地诠释了骑士队在季后赛里七年五次输给公牛的倒霉样。

埃洛已经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,但还是输掉了这场比赛,输掉了系列赛。

一次耗时3秒钟的防守,却让他成了飞人职业生涯里诸多经典时刻中的第一个背景男。当时的画面已经没人能数清被重放了多少遍,更是有无数人在看过乔丹那停滞在空中投出的绝杀后,忍不住看向场边那个跪倒的金发白人球员,然后眼中带着怜悯唏嘘着。

乔丹投中的那个球后来被命名为The Shot,而埃洛跪倒的形象也成了那一投的一部分,同样,那一投也成了埃洛生命中的一部分,就像一块无法去除的伤疤,即便过去多年仍然醒目地烙印在他的心上。

之后的时光里,埃洛因为那记The Shot所带来的心理创伤接受过两次心理治疗,之后他对药物有了很深的依赖,过量的药物摄入也导致了他情绪上的大爆发。他曾到马萨诸塞州接受心理治疗,却被当地人认出来是被乔丹绝杀的那位球员。他身心上所承受的痛苦远远超过因为篮球导致的伤病所带来的痛苦。不久,便匆匆退役了。

之后他再出现在新闻报道里是在2013年,埃洛因家暴、纵火被捕。

如今,埃洛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了治疗药物上瘾和修复家庭关系上,他对下个赛季回到大学里继续解说比赛也很感兴趣。毕竟在那样的环境里,学生们都是在The Shot发生之后才出生的,所以不会再有人认出他来。当然,还是不敢保证没有人会问出诸如那个瘫倒在边线的人真的是您吗?这样的问题。但是,如今的埃洛再面对这样的问题时,会非常自豪的回答:“是的。”

埃洛并没有输给自己,他已经进了他最大的努力,并几乎和他的队友们一起将球队带进了第二轮。然而,面对一名NBA历史上天赋最出众的球员,他又有什么办法呢?

成王败寇,也许这是竞技体育最重要的特点之一。人们会永远记得神奇的乔丹和他完美的The Shot,却不会有多少人知道一名三轮秀差点决定了一场生死大战的结果。

但是人们如果当时对埃洛不只是嘲讽、同情、怜悯,他的人生轨迹还会是这样悲惨么?对于他这样一个尽了自己全力拼搏的球员,我们不应该对他也投以掌声与敬意么?

幸运的是,埃洛没有继续沉沦下去,他已逐渐从心态失衡的泥淖中走了出来,开始了新的生活,以一种新的 乐观的态度去面对他自己的人生。

这才是篮球应该给我们带来的,不只是输赢,而是最纯粹的乐趣与享受。

摘自《当代体育 扣篮》6月上的《跌落半生》 但有一些删改啦 尽力讲成一个故事